MOPLAY体育MOPLAY体育


MOPLAY官网

【一周商业洞见】 | 这一周,任正非、张勇、杨元庆、张小龙、雷军......都讲了什么?

     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 砺石导言  《一周商业洞见》是砺石商业评论每周日早7点推出的固定商业栏目,汇聚一周国内外最优秀企业家与管理专家的商业洞见。  世红 | 作者  金梅 | 编辑  01 | 任正非:对科学研究,要大胆地失败!  没有基础研究,对未来就没有感知,没有感知就做不到领先。早些年华为开始在全球的研究布局,这十多年,欧洲、日本、加拿大都是我们的重点。华为在欧洲的研究投入取得了很大的成果。同时,我们也在全球聚集了三四千名业界的科学家和专家。接下来,我们要加强与国内大学的合作,用20年时间,资助中国要素的创造发展。把实验室搬到全世界有条件的大学附近,共同推动基础研究与实验,实现自己掌握一部分核心要素的局面。  基础研究是把钱变成知识。我们有一个路径图,技术喇叭口子足够大。当这个技术距离我们实现产业化还有十亿光年,我们可能投资一点点,放个芝麻;距离只有20年了,我们多投入一点,放一个西瓜;距离只有5年了,我们就“范弗里特弹药量”重点投入,增强对准主航道的作战能力,把钱变成知识。后面还有几万开发人员把知识变成钱,做出好产品。我们2012实验室聚焦五至十年就能实现产业化的技术研究,而远期的基础研究,就请大学教授、科学家去做。  对基础研究我们不要求都成功。前段时间我讲过,对科学研究,要大胆的失败,成功太快是保守,要轻装上阵才能激发想象力。失败了就涨工资,成功了就涨级。科学研究上就没有不成功这个词。为什么呢?你告诉我走这条路是错的,讲清了路径,解决了边界问题,这就是成功。一打钻就直接打到油田中心,没有这种事情。就像四川天然气田的发现,实际上是一个酒店打温泉,打穿后冒出大量天然气来,这才发现是一个大气田。(来源:任正非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包信和校长座谈的讲话)  02 | 张勇:我在晴天修屋顶  阿里巴巴每提出一个方向,背后都是日积月累的过程。没有积累、试错、坚持,就没办法创造。不是创造一个新概念,是创造一个真正的创新商业模式。阿里既要创造新物种,也要改变老物种。这个过程中,最难改变的是DNA,只能上路去探索。我们相信阿里的方向是对的,我们在路上。  今年9月马老师宣布将于一年后正式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。关于退休,马老师规划了很久,也对外谈过几次。阿里要做一家102年的企业,显然要经过几代人努力。我们要做的是在晴天时修屋顶,在顺境中做规划,如此才能更好地传承企业。  有时候人生规划不用做的太细。我从来没想过今天会做阿里巴巴集团的CEO,甚至没想过会去做业务,之前我都从事CFO的工作。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,机会出现时要敏锐地抓住它,愿意作出承诺,承担风险,尝试一些充满不确定性的创新,这样才能创造更美好的未来。(来源:《阿里张勇回答2018:我在晴天修屋顶》)03 | 杨元庆:任何伟大的企业都必然经历螺旋式上升  现今回望,联想的战略方向是明确的,但是执行的路径是不断修正和调整的。我一直相信,任何伟大的企业,都必然经历螺旋式上升的过程。每一次我们进入新的领域,树立新的目标,都是为了登上更高的山峰,尽管总有这样那样的变量影响到“攀登”的进程,但成功的执行,从来都是在反复试错和调整之后才能达成,这是执行的常态。  很多人会觉得,大公司往往内部决策机制冗长、不擅长颠覆性创新,很容易被行业外的对手颠覆掉。大公司确实容易患上各种大企业病。联想的解决方案是培养管理者的主人翁意识,为每个业务挑选真正的“主人”。他们能两手沾泥,密切关注到产品和端到端价值链的每一个细节,他们能快速找到问题的根源,快速改正。  你问2018年联想几次陷入舆论漩涡,对于外界的印象,我会不会替自己和联想感到委屈?其实,在互联网时代,各种各样的声音都会有,而且很多会被放大,这的确对企业经营管理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要有更高的承受能力和心理素质。我经常跟同事们讲,一个好学生,受到一两次委屈可能是别人的问题,感觉到多次的委屈,就得检讨一下是自己的问题,还是环境发生了变化。  实际上,互联网的发展让现在的信息充分透明,每个人说话在网上都有很大的分量。所有的企业,尤其是好的企业,就容易在显微镜下被观察,当然,这里边难免会有些误解和误伤甚至是恶意中伤,心态好的话,就可以把这看成是帮助自己,清理自己身上的细菌、杂质的好办法。我一直与我的同事们共勉,要认真倾听网上对我们的批评意见,认真对待,有则改之、无则加勉,要把自己的肌体锻炼得更加健康,更加强壮。(来源:《联想杨元庆回答2018:任何伟大企业都必经历螺旋式上升》)  04 | 张小龙:大部分产品都在欺骗用户,不要“套路”用户  (1)自古套路得人心,这是一个套路的舞台。如果要做套路,请高级一点。  (2)互联网的发展史,就是套路发展史,用套路去欺骗用户、误导用户(例如:don’t make me think,别让用户思考,让用户沿着产品经理设计的路径使用)。  (3)互联网的两个时代:人工套路互联网和机器套路互联网。  (4)让小游戏成为普通人发挥创意的平台,如果这个目标没有达到,那么现在平台上所有小游戏都死掉我也不care。  (5)关注用户,而不是关注竞争对手。  (6)大部分产品都在欺骗用户,你做各种滤镜,你说“记录美好生活”,但生活其实是不美好的。  (7)每年我有两次公开演讲,一次是微信公开课、一次是公司的年会,很多人都期待我讲段子,这样让我压力很大,但是为了满足大家的要求,我还是准备了满满两页的段子。  (8)对于用户来说,他们更希望被诚实地对待,而不是去“套路”他们。让大家放下手机多和朋友见见面,虽然这只是一句口号,但是很多时候这些才是用户心里真正所需要的。  (9)我一直强调微信是一个工具,而不是一个平台。只有工具才是对用户最友善的,才真正对用户来说是有意义的。微信一直努力要做好一个事情,就是把每一个用户当做他的朋友。  (10)我认为互联网的本质是消除了信息的不对称,当信息充分的流通起来以后,相应很多行业的组织形式也会发生变化。微信本身最根源的价值,是希望整个行业里,所有在创造价值的人能够得到价值的回报。  (11)最后,我想引用贝佐斯的一句话——“善良比聪明更重要”,因为AI比你更聪明、更懂套路,但你可能比AI更善良。(来源:张小龙在腾讯2018年员工大会上的演讲语录)  05 | 雷军:这个技术将引爆新时代  首先,我觉得AIoT将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的变化,其速度、深度、力度,都将超出我们的想象。互联网在中国普及大约用了20年时间,移动互联网大约是10年时间,我觉得AIoT的到来可能会比我们想得要快,带来的变化也会远超过以往。  未来AI和IoT将会无处不在。互联网时代,我们连接了全世界的PC桌面电脑;移动互联网时代,我们连接了全世界的智能手机;AIoT时代,我们将连接身边一切看得到的硬件设备。那个时候,无论是可连网的设备数量,还是由此产生的大数据,都将比移动互联网时代高出不止一个数量级。  我们知道,人工智能过去几年最大的突破就是深度学习,有海量的设备和数据加持,AI的进化速度也将提速。也就是说,AI增强了IoT的实用性,IoT反过来提升了AI的智能程度,两者互为正反馈,将产生巨大的势能。科幻电影里的场景未来一定会出现在每个人的生活里,我们房间里的每一个设备里都会有AI,我们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与AI对话,而不再需要一个类似音箱或手机的中枢。而这一切都将推动通信技术、芯片技术、智能终端制造技术,以及互联网信息服务、内容服务等等诸多行业巨大的技术进步和商业进展。(来源:《雷军写给2029年的信:这个技术将引爆新时代》)  06 | 徐新:寒冬不着急,对头部项目是好事  提问:您怎么看今年的寒冬?  徐新:我没觉得是很大的寒冬。现在是个down cycle(下行周期),因为贸易战,去杠杆。从资本的角度来说,是放缓了一点。但其实项目也挺贵的,没那么便宜。一天到晚抢deal的人还挺多的。大公司其实都拿到钱了,只有小公司难拿钱。今年10亿美金的公司,拿走70%的融资额,以前是拿走40%、50%。就是说,钱都往头部集中了。以前第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都拿到钱,现在第二可能都没啥搞头,咱把钱给第一得了。其实这样也好。(来源:《36氪》对徐新的专访)  07 | 郭广昌:好产品,是企业长久发展的基石  花越多的时间去研究产品,就越发觉得现在已经是好产品为王的时代。回想过去二十年,交通不便利、信息不对称、供给的选择也不多,其实客户在选择消费时是被动的,能有就不错了。这也恰恰被很多企业所利用,大量同质、低质的产品生产出来,客户也会买单;甚至有些企业还利用各种复杂的“概念”来套路客户。  但现在,随着物流的发达、移动互联网的发展,我们的客户选择更多,也越来越聪明。再深的套路,都将无法逃过客户的火眼金睛。我们必须去智造好产品、精品,否则一定会被淘汰。要智造好产品,以客户为中心,多考虑他们的需求、痛点和体验,这是最基本的条件之一。但这句话说起来简单,可真正能融入血液、深入骨髓,不容易。  所以我觉得,其实做企业尤其做实业,虽然把握周期很重要,但是能够成功穿越一个个周期而屹立不倒,产品真的真的最重要。在冬天里,好企业就是一堆堆篝火,让我们不再寒冷;而好产品,就是点燃篝火的火种,更为可贵。有了火,我们不再惧怕寒冷,我们可以走得更远。(来源:《郭广昌:好产品,是企业长久发展的基石》)  08 | 汪群斌:持续学习,坚持创新  提问:我们怎样才能加速商业化产品,并吸引更多用户?  汪群斌:产品本身还是要让客户感觉好而且划算,尤其是你的产品要比现有解决方案更好,才能有竞争力,吸引更多用户。  提问:CEO在进行决策时,经常会产生各种情绪,那么应该如何应对自己的情绪,更好进行决策呢?  汪群斌:作为CEO,要学会在理性和感性上找到平衡,尤其是保持理性。比如CEO心里要有本账,多算算数,多考虑企业的现金流,尤其是决策前就要想想,项目如果失败了怎么应对,要有所准备。  提问:最想告诉创业者的建议?  汪群斌:发扬企业家精神、持续学习、战胜挑战。(来源:《汪群斌对话创业者:持续学习,坚持创新》)  09 | 张颖:2019,对创业团队只会越发苛刻  提问:一家创业公司应如何做大、如何抵抗巨头杀入?  张颖:所有轻公司以后都会做重,也必须做重,只有做重才能有效抵抗巨头杀入,唯有如此才能做大。一家公司从初始业务到扩张,市场留给他们的窗口期越来越短。据经纬统计,时间从以前的两年缩短到了六个月。  流量越来越贵,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,就需要延展用户生命周期,更充分地挖掘单个用户价值,参与到行业更多的交易环节打造闭环,实现更多的利润。如今前有巨头虎视眈眈,后有垂直细分赛道抢夺市场,对创业团队的上下游管理能力、人才招揽与储备、平衡新旧业务线、迅速试错和调整等的要求,只会越来越苛刻。(来源:《寻找中国创客》对张颖的专访)  10 | 梁宁:我们有太多的产品,太少的品牌  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的产品,但品牌却很少?我个人的分析,大原因有两方面:  第一,没有品牌这方面的心理账户。什么叫心理账户?大家对钱的感知是不一样的,我们去餐馆花60块吃一份酸菜鱼,所有人都觉得很正常,但是如果让你花60块买一本书,绝大多数人都觉得太贵了,舍不得。大家花钱卖流量、做满减、做补贴、做产品促销,这个心理账户是有的。但是如果为了品牌花钱,怎么都觉得贵。  “脱贫”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人生阶段,“心态脱贫”更是非常重要的蜕变。心态每脱一次贫,都会设立一个以前没有的心理账户。在以前你根本不敢花钱、不舍得花钱、不会花钱的地方,用钱买专业的服务,提高你以前缺失的能力和效率。  第二,缺乏品牌的人才储备。做品牌,做用户的认知管理,实际上是一个相当专业的事情。要花钱,又没有即时反馈,找人也不容易。(来源:梁宁在GDMS分会场专长论坛“中国营销,中国不一样”上发表的演讲)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砺石商业评论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(责任编辑:季丽亚 HN003)

欢迎阅读本文章: 贾小舟

千禧城MOPLAY官网主页

MOPLAY官网